會訊
地區:海外
時間:03/08/2000
作者:李曉雯
赴診苦難國度──【美國慈濟義診中心】
內容:在義診中心這幢白色的平房前,
兩棵柳樹如魁偉的士兵,
默默護衛著來到這裏疲憊的旅人。

夕陽裏,片片落葉如歸巢倦鳥,抖動翅膀飄落而下,
歇腳於草坪的綠意中。

遠行出診的日子,
這幢白色建築在志工的眼裏,宛若一艘小船,
靜靜地泊在夜色裏,正積攢著驅動力。
柳樹成了甲板上高高的桅杆,
等待張帆駛向茫茫苦海。


「去醫院看診一次至少要美金四、五十元,我們負擔不起,而且語言又不通,病都講不清楚,怎麼看得好呢?」來自香港、因心臟病到美國慈濟義診中心求診的林先生無奈地說。

一般人總以為美國是富庶的國家,社會福利制度完善,但就慈濟義診中心所在的聖蓋博谷區(San  Gabriel  Valley)而言,百分之七十五的新移民沒有醫療保險,沒有工作收入,加上沒有交通工具和語言文化的隔閡,是美國醫療網路的一個死角。

為提供低收入病患及時、有效且免費的醫療服務,義診中心於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一日在洛杉磯阿罕布拉市(Alhambra)成立。除了固定提供中、西醫和牙科門診外,也定期舉辦骨髓捐贈驗血活動、預防保健宣導、癌症健康檢查和感冒預防注射等,五年來共嘉惠四萬多位貧病患者。

因美國分會長期發放的機緣,一九九五年七月,義診中心首次跨出中心為艾爾蒙地市 (El  Monte)低收入家庭義診;在一位熱心志工提報下,同年十月更前往北加州聖荷西萬佛聖城,長期為僧眾、學生和居士提供醫療服務;十二月則前往墨西哥匹匹拉 ( Pipila )貧區,為居民健康檢查;一九九八年二月開始,又配合本會國際賑災的腳步,跨國前往祕魯為水患災民義診,並提供醫品援助遭受天災或內戰侵擾的阿富汗、塞內加爾等國家……將關懷的腳步漸漸向世界各地需要醫療援助的地方靠進。

從評估援助的對象,
到計畫出診前的準備,
過程之繁複令人難以想像。


如何決定一個地區是否需要醫療援助?從提報個案開始,義診中心行政人員便實地前往勘察、從網路或政府相關單位收集資料……力求做出全面而客觀的評估,再決定援助的對象和計畫。

「萬佛聖城、洛杉磯聖伯納汀諾 (San   Bernardino) 貧區和墨西哥等定期義診的地點,評估之初就發現多位於偏遠地區,對外交通不便、沒有醫療資源,加上有的非法移民沒有醫療保險,有的還得靠政府微薄的補助金度日,根本無力支付昂貴的醫藥費……」志工大隊長曾慈慧感慨地說。

決定義診點後,從收集居民的生活型態、環境衛生狀況、罹患疾病種類、附近醫療資源分布等資料,到配合醫師決定攜帶的醫療器材和藥品等,還得費盡時間和心力去準備。

「像墨西哥、祕魯等國家,由於天氣炎熱,加上衛生環境欠佳、衛教觀念缺乏,罹患皮膚病和腸胃疾病的患者較多;另外,兒童蛀牙、成人牙周病的情況也很嚴重。必須針對各地民眾不同的症狀,準備適當的藥物,才不致有量不足的情況發生。」

接著,還要向當地政府或警察局等相關機構,申請活動許可。「起初他們看到宗教團體來申請,往往因為不了解而有些刁難,但經一次又一次溝通、接觸,體認到我們助人的誠意後,辦起手續就容易多了!」參與前置作業的志工副大隊長何佩貞說。

而每次出診前的醫療用品整理、人車安排、場地布置……等,都顯得那麼井然有序,其實志工在幕後不斷開會、溝通和聯繫的辛勞,卻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

好不容易克服困難出發了,
還是會有意想不到的事發生。


「每次出診無論是社區或跨國,都會有很多細節和臨時狀況,除非自己親身經驗,否則很難體會出其中的緊張和複雜。」負責出診行政事務的曾慈慧說,在面對說西班牙語的祕魯或墨西哥病患時,每張醫療桌上,總會細心地放置英文和西語的說明標誌,同時也邀請會說西語的志工和醫護人員擔任翻譯,協助問診。

有時翻譯人員不夠,醫師們就針對患者回家後需注意的事項,請翻譯人員事先錄音,「拔完牙只要按個play給患者聽,就一切OK了!」這是牙醫師方敏智的經驗談。

西醫許明彰在看診後,則會叮嚀翻譯人員用畫圖的方式將使用方法告訴患者,避免有些居民因識字有限而誤用。

社區出診距離近、問題少;跨國出診卻囿於各國法令和環境差異,在繁瑣的通關手續、器材和藥物運送、交通安排等,常是狀況連連。

「到祕魯出診時,有些藥品是從歐洲購買再經美國轉到祕魯,由於數量很多,原以為相關文件備妥就可以過關,但他們要求提供每項藥物的製造日期、有效期限和副作用等資料,耽誤了很多時間。」

「援助塞內加爾等第三世界國家醫療用品時,由於當地資訊較落後,開出的藥品有些是歐美沒有的,只能以最新的藥物替代,不免又擔心他們會不會使用。」

「還有一次去墨西哥義診,通關檢查人員以攜帶藥物太多為由,禁止我們入境,最後在溝通無效後,大隊人馬只好打道回府!」曾慈慧無奈地表示。

有時在克服種種困難後,大隊人馬好不容易要出發了,但在路上,還是會有意想不到的狀況發生。像墨西哥貧區沒有街名和路標,每次都要靠當地志工帶路,遇到車子突然拋錨或是跟丟車隊,落單的人就只好靠比手畫腳和胸前的慈濟標誌,一路問人囉!

牙醫師邊診療還得邊趕蒼蠅,
擔心跑進病人嘴裏造成感染。


義診的場地有時是借用學校教室或操場,有時是臨時用帳棚搭起來的,遇到缺電的地區,還要自備發電機才有辦法讓牙科診療儀器運轉。

「那個村落很窮,屋子多是幾片木板搭成,鳥兒不只在屋頂築巢,義診時還在教室飛來飛去呢!」今年五月首次參與墨西哥義診的牙醫師方敏智又驚訝又感慨。

三年前第一次參與萬佛聖城義診的陳恂滿醫師表示:「萬佛聖城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精神療養院遺址,裏面的設備都很陳舊簡陋,使用很不方便。」幾次義診後,大家發心認購設備,將所有設備汰舊換新,「以後無論誰去看診,都可以方便地使用這些設備。」

聖伯納汀諾十八萬居民中,約有一半人口為低收入戶,其中百分之十五的人是一無所有的「赤貧」,住在山區的西裔居民,生病時都是用土法治療。

第一次到洛杉磯聖伯納汀諾貧區義診時,有不少非法移民深怕身分曝光,掛號填寫資料時隱姓埋名,為義診作業帶來不少麻煩。經志工們耐心解釋,清除其疑慮後,才安心讓醫師問診。看到醫師浩浩蕩蕩帶著診療儀器前來,大家眼神都充滿了期待……

不少患者對中醫尤其是針炙感到好奇,面對長長的細針卻毫不恐懼,一位小女孩還不時揚起扎滿銀針的雙臂,向同伴們炫耀;另一位七個月前因搬貨而扭傷腰的卡車司機,經王思宏醫師針灸治療後,轉身容易、痛意也全消了。

在所有診療科別中,牙醫最讓小朋友感到害怕,很多孩子是第一次接受牙醫檢查,緊張地用小手摀住自己的嘴,有的乾脆抓住壓舌板扔在地下,耐心的醫師為逗孩子開心,又笑又唱還扮鬼臉,讓孩子們放鬆心情,乖乖地任由醫師「擺佈」。

陳恂滿醫師表示,孩子們大多缺乏正確牙齒保健常識,起初因攜帶性設備不夠,只能做簡單的健康檢查或醫療諮詢,現在有活動式治療檯、X光機等器械的增添和改良,就能提供補牙、拔牙等治療。

方敏智醫師則嘆言:「有些衛生落後地區,邊診療還要邊找人站在一旁負責趕蒼蠅!因為蒼蠅四處飛揚,病人嘴巴一張開,不小心會跑進去,若不注意,很容易造成感染。」為改善此現象,從此就用紗網將每個窗戶罩起來。環境的惡劣由此可知。

義診時,志工們往往在一旁帶動候診患者做團康,並宣導基本的衛教常識。曾慈慧說:「短期內要看出成效比較困難,因為我們兩三個月才來義診一次,而且居民流動性大,無法確實追蹤。但在醫護人員和志工的耐心宣導下,也讓他們留下正確觀念。」

夏天一片消暑的西瓜,
冬天一杯熱騰騰的香茶,
總讓候診病患溫暖在心。


慈濟人的出現,使得原本寧靜的村落增添許多歡笑聲,解決病苦外,志工們會帶些糖果、文具和小朋友結緣;夏天一杯清涼的飲料或一片消暑的西瓜,冬天一杯熱騰騰的香茶,總讓候診患者吃在嘴裏、溫暖在心裏……

對於慈濟人不辭辛勞地為他們診療,祕魯的患者用西班牙語嘰哩呱拉地表達一長串的感謝;聖伯納汀諾農場的墨籍工人,只要身體不適,就會從遠地託人載送到義診中心,只因心中存著一分信任。

現在墨西哥居民看到身穿藍天白雲的慈濟人時,總雙手合十說:「阿彌陀佛!」當慈濟車隊一駛進義診村落,孩子們便夾道歡呼:「慈濟!慈濟!」有些居民還成為慈濟志工,關懷自己的同胞。

居民如此熱情回應,志工和醫護人員也將心裏的感觸化為具體的協助,如發心捐贈醫療器材、發電機等設備,讓貧困患者接受更好的診治;有的則因感動而成為長期義診志工……

「免費為病患義診和在診所中看病有很大差別,就如同 『give(施)』和
『take (受)』。在祕魯義診時,我們給患者的急救包剛好送完,看到患
者失望的眼神,心裏好難過,就將口袋中僅有的鋼筆送給他。或許給別人的只是一點點,卻能讓別人很快樂!而這快樂也是支持我當志工最大的原動力!」參與出診近兩年的耳鼻喉科杜友情醫師發願將來還要做   full  time志工。

做志工四年多的何佩貞表示:「和先生一起去萬佛聖城義診後,兩人共同體會到助人的快樂,不但感情變得更好,先生也因感動而更熱心投入慈濟事。因為有慈濟,讓我的生命用在有意義的地方,我會更珍惜能為別人服務的機會。」

加入慈濟近五年,即使懷孕也不忘挺著大肚子參與出診的牙醫師陳恂滿也說:「義診時,光聯絡人員、租車、準備器材和醫藥等就很費事,但慈濟提供很好的環境,大家分工合作,不但讓我結交到許多朋友,也從中學習很多醫療行政作業經驗,這些都是在自己診所中學不到的。」

航空公司給予票價優惠,
政府頒獎表揚,
都是對義診志工的肯定。


積三年多的出診經驗,義診隊已漸漸形成一套工作模式,例如針對新志工或新醫師的參與,為避免重複的溝通和叮嚀,義診中心根據以往的經驗做出一份中英文的行前叮嚀,讓大家在短時間內進入狀況,培養默契,讓作業流程更為順暢。

目前南加州三十幾個義診機構,只有慈濟義診中心提供中、西醫和牙科服務,而且經費是由愛心人士捐贈,每次出診動員的醫師和志工人數最多,這是其他團體目前無法做到的。

義診中心五年來,無論是門診或各地出診,都獲得當地居民和政府單位的讚揚與肯定。「有些航空公司知道慈濟的善行義舉,會特別在票價上給予優惠。另一家在佛羅里達的慈善機構,知道我們要運輸醫療物資給需要的國家時,不但以成本價計算運費,並協助報關手續的文件等。社會上處處都有愛心人士的贊助。」曾慈慧感恩且欣慰地說。

義診中心所在地阿罕布拉市政府,曾頒獎表揚慈濟義診中心的善行義舉;今年一月,義診中心榮獲聖蓋博醫院基金會頒發「一九九八年社區服務績優團體獎」,這是該獎項頒發四年來,首次由亞裔且是佛教團體獲得。

因義診中心的帶動,美國各地支會、聯絡處在醫療志業上也都有良好的發展,如紐約支會與艾姆赫斯特醫院合作,提供醫療巡迴車為貧困、無保險的華裔老人免費健檢服務;德州支會和北加州支會,提供流行感冒疫苗給免疫力較弱的老人和孩子;目前正籌備成立義診中心的夏威夷支會,在眾多醫護人員的護持下,不但定期在會所提供義診服務,八月更前往位於太平洋的美屬薩摩亞島(American Samoa),為七百多位患者診療。

義診中心經費支援雖有限,但未來卻計畫朝向醫療服務多元化邁進,例如開放夜間及二十四小時門診;與其他醫院長期合作;加強婦女子宮頸抹片、乳房攝影檢查等服務;為日益增多的癌症患者提供臨終關懷;成立小規模兒童復健中心……

在出診方面,除了將服務範圍擴展到紐約、德州,支援當地醫療服務,同時網羅更多專業人士加入出診行列,並加強志工的語言和專業素養,以期在出診中發揮最大的效益,帶給病患最大的福利。

今年四月,全球慈濟人醫會 ( TIMMA) 籌備會首次在夏威夷召開,並為
台灣、美國、越南、菲律賓等地的醫師建立資料庫,未來無論是僑居地的慈善會務或國際賑災,需要醫療人員參與時,便可透過全球資料庫,讓有心從事志願服務的醫護人員,在不同地區提供所長,以有效達到統籌人力的運用和經驗傳承。



「給人歡喜是天使,解決苦難是菩薩」,拂曉時分,人們猶在甜美的睡夢中,洛杉磯慈濟人早已精神抖擻地齊聚義診中心門口,清點好一箱箱儀器、藥品等,準備出發前往貧困地區為貧病眾生施醫施藥。


◎撰文/李曉雯
資料來源:慈濟月刊384期
紀要:
照片


圖說
地點
時間:1998/11
攝影者:
編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