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訊
地區:北區
時間:03/08/2000
作者:何貞青
不會再被趕走了
內容:每位遊民背後都有一長串的故事,
除了溫飽問題,還要面對常人難以想像的就醫困境,
沒錢、沒固定住處、沒健保卡……
乾淨明亮的醫院大廳對他們而言,
宛若門禁森嚴的銅牆鐵壁。


天空飄著冷冷雨絲,萬華雙園國小狹長的走廊卻是暖烘烘的;一張張歷盡風霜的臉龐,一個個佝僂早衰的身影,由公園、天橋、地下道慢慢走出來,悄悄地聚集到這裏,等待一個溫馨又特別的盛會。

「之前的醫藥費沒付清,
醫院不肯讓我掛號,
我一生氣也不看了!」


七十六歲的蕭老伯瘸著右腿、拄著柺杖,夾雜在一大群遊民當中。剛看完病的他,正等候著領藥。

「阿伯,您的腳怎麼了?」
「兩年多前被車撞到,沒錢治療,就變成跛腳啦!」

幾乎每位遊民背後都有一長串的故事。蕭老伯的妻子早逝,子女遠走他鄉,孤老無依地從台東流浪到台北,早先在大廈幫人看房子,還有得吃住;自車禍撞斷右腿,肇事者逃逸,不但得不到賠償無法就醫,連工作也丟了,從此流落街頭。

平日蕭老伯就睡在街頭、車站,靠著好心人施捨過活,除了溫飽的問題,還需面對常人難以想像的就醫困境:一般人身體若有小毛病,只要上醫院拿個藥就解決,但對沒錢、沒身分證、沒健保卡的蕭老伯而言,乾淨明亮的醫院大門,幾乎和銅牆鐵壁無異。

「你們知道嗎?最近我生病去醫院掛號,他們說我之前的醫藥費沒有付清,不肯幫我看。他們這麼瞧不起人,我一生氣也不看了!」提起求醫被拒的遭遇,他忿忿不平地抱怨,身旁幾位遊民聽了也連連點頭,或許都是同病相憐吧!

最後,他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小心翼翼地從口袋掏出一張單子,原來是轉診單,他順手抖了抖,興奮地炫耀:「剛剛醫師告訴我,只要拿這個去醫院,他們就不敢不幫我看病!」老伯眼裏閃過一絲得意與安心:「這下子,我不會再被趕走了!」


除了診療、還有抽血檢驗,
便於追蹤治療、控制病情。


由於經濟因素以及外界的排拒,遊民要進醫院看病並不容易(註一)。也許只是一個小傷口或輕微的皮膚病,卻因處在惡劣的衛生環境下逐漸潰爛發炎、甚至無可挽救;如果能及時得到適當處理,可能情況就會完全不同。

「遊民是全國醫療照顧體系的盲點,他們的健康狀況比一般人差,所以醫療方面的援助是他們最需要的。」長期關注遊民的創世基金會平安站站長何棋生說。

「我們不希望遊民的健康惡化到必須送急診,才有機會進入醫療照顧體系。」社會局社工員楊運生也提出遊民醫療的迫切性。

而這也正是北區慈濟人醫會投入遊民健檢義診的主因。

經過實際評估,民國八十七年一月十八日,北區慈濟人醫會、創世基金會、社會局等單位,協商規畫出在尾牙、端午、中秋三節固定義診的模式;因為專科醫師多、分科也細,可兼具醫療照顧的深度與廣度。

「老先生您好!我們又見面了,這次是哪裏不舒服?」醫師主動和藹地招呼,讓複診的病人有些訝異,平日受慣別人的冷眼,想不到有人會記得他們,害羞、畏縮也在醫師親切詢問下轉成一分信任,滔滔不絕地訴說自己的委屈來。

「劉先生,您的狀況必須持續治療,我開張轉診單,你拿著便可以上醫院看病!」無法一次處理的疾病,醫師也詳細記錄病狀,再將資料轉交相關單位及醫療院所,務求給予完善持續的照顧。

在這裏,醫病間的互動除了展現專業,更有一分尊敬與疼惜。除了現場直接診療,慈濟人醫會同時也為他們做抽血檢驗,因為許多遊民身上隱藏危險的傳染病而不自知,如果不全面檢測追蹤,病情可能惡化或蔓延。

前兩次的檢驗報告就因此發現幾起開放性肺結核病例,因屬法定傳染疾病,慈濟人醫會隨即將報告分送創世基金會及衛生單位,請其協助就醫治療,讓疾病獲得控制改善,也間接照顧到全民健康。

此外,透過這份檢驗報告,專家學者還可以分析研究哪些疾病容易在遊民當中發生,以作為疾病預防規畫的參考,減低疾病對遊民、甚至對社會的威脅。


只要您願意停佇腳步,
他們會搶著訴說自己的故事,
流浪生涯的辛酸與趣事……


在候診現場,也可以見到慈濟志工或攙扶、或引導,熱情有勁地帶領團康衛教。「其實放下刻板印象,主動接近這些遊民朋友,會發現他們都是很和善熱情的。」一位志工提出對遊民的看法。

的確,一句問候或是關注的眼神,只要願意在他們身旁停佇,很容易就可以和他們打成一片。他們會搶著訴說自己的故事,流浪生涯的辛酸與趣聞,以及未來的期望……,因為他們太少有機會和一般民眾說話了。而這裏,也是他們不會遭到排斥的地方。

「老張!這麼久沒見到你,跑到哪裏去了,怎麼都沒跟我聯絡?」
「吳先生!你終於來了,我們還在想要不要派車去接你呢!」……

會場中,還可見到創世基金會及社會局工作人員四處穿梭,搜尋那些久不見蹤跡、或急需診療的遊民,畢竟他們居無定所,行蹤難以掌控,只有這等盛大場合才能找到。

而許多福利政策也必須他們主動出現才能告知,例如北市社會局針對罹患重大疾病及年老的遊民,制訂一項免費加入健保的服務,但許多符合資格的人根本不清楚,社工員只好在義診現場守株待兔了。

由於遊民問題牽涉複雜的心理及社會因素,非短期間、或是幾次義診可解決,目前健檢義診的照顧模式暫時可行,但未來呢?

「最好是找到一個可以固定診療的地點!」這是所有關注遊民問題的單位共同的想法。

當然,這其中也有許多問題尚待克服,包括固定醫療站與現行健保制度的牴觸(註二)、如何避免不公與依賴的現象,最重要的還要兼顧社區民眾的感受,亦即:在保障弱勢團體的基本生存權益時,也必須設法降低或避免他們對社區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


隨著活動接近尾聲,熱鬧的一天也即將過去。
「伯伯請多保重!」
「自己的身體要顧好,藥要記得吃喔!」……

手上捧著應景禮品、臉上掛著幾分笑意,遊民在一聲聲叮囑中逐漸散去;或許仍舊得回到街頭,繼續面對不堪的現實,但至少此刻心中多了一分溫暖與期待。

註1:
以台北市遊民為例,除非是路倒送急診,醫藥費用全由政府社會局負擔外,若醫師評估無急診的必要,轉往一般門診,遊民就需自費或補辦健保卡,整個就醫過程非常繁雜。
註2:
固定為遊民提供免費醫療雖然立意良好,但對於大多數繳交健保費的民眾而言,有若干不盡公平之處;然而處於弱勢的遊民又確實有醫療上的需求,因此現階段健檢義診仍有其必要,日後再設法協助他們逐漸加入全民健保體系。


◎撰文/何貞青
資料來源:慈濟月刊384期
紀要:
照片


圖說
地點
時間:1998/11
攝影者:
編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