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訊
地區:海外
時間:03/08/2000
作者:李委煌
愛在義診蔓延時──【海外其他地區義診】
內容:「只要幾個小時,
就可以解決病患數十年的痛苦,甚至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有什麼比這更值得的呢?」

繼菲律賓義診團之後,巴西、印尼、越南、馬來西亞慈濟人……
也因應當地慈善的因緣,將關懷的觸角延伸至醫療。

「這是一個機會、一個恢復健康的機會;
等身體好了,就可以找到工作,改善生活了!」
就診現場,一對對企盼的眼神,正似遙望著一個重生的希望……


#住在山裏的老婆婆狂喜地抱住醫師,頻頻親吻說:「我從沒想過,我先生可以不必一輩子當瞎子……」

在公立醫院可免費看病、開刀、打針,買藥卻得自費,這是菲律賓窮人最深的無奈!一九九五年,菲律賓慈濟人開始定期施藥,接著更遠赴深山、離島義診。

#有「移民天堂」之稱的巴西,都市與鄉村的醫療資源,卻如同當地貧富差距般巨大。到衛生所看病不用錢,但卻買不起昂貴的藥品;排隊掛號需等候多天,拍張心電圖,甚至得等上三個月……

一九九五年三月,巴西慈濟人在長期資助的唐伯教育中心成立義診保健室;次年三月組成義診隊,展開每月一次的偏遠地區貧民免費醫療服務。

#肺結核俗稱「富貴病」,是印尼四大傳染病之一。在許多貧瘠村落,付不起長期醫療費用的病患,往往只能待在家中咳血等死……

與西朗縣 (Serang)衛生局合作施藥的因緣,讓印尼慈濟人了解鄉間貧民醫療不足的窘境;一九九七年三月,進一步結合衛生局醫療人員,至縣內各村落巡迴義診。

#七十六歲的爺爺,左眼貼著的膠布底下,隱約露出一個大窟窿;小女娃的左眼與四肢,滿布著不規則的肉瘤,嘴脣微裂,頭髮稀疏……越戰的傷害,鮮明地烙印在人們身上。

無健保制度的越南人民平均月所得只有五十美元,真遇疾病時,往往只有靜待病魔的吞噬。一九九八年元月,越南慈濟人開始將關懷的觸角延伸至醫療。

#如果只是傷風、感冒,族人會遵循老奶奶的指示,到山裏採藥自療;實在病重,才或扶或抬的,到車子可抵達的山路搭車就醫。萬一路上有什麼閃失呢?村民無奈地說:「那就看你的命了……」

接連數月的旱災,令馬來西亞沙巴州政府稅收銳減而縮緊醫療預算。一九九八年七月,慈濟受州政府邀請至內陸赤貧部落為原住民免費診療,而這也是馬來西亞最大型的一次義診活動。

籌不出醫藥費、路途遙遠,是山間及鄉野村民就診的兩大困難。即便義診隊開拔到當地,仍有住在更遠的病患得向親友借錢,搭兩、三個鐘頭的車前來;有的扶老攜幼半夜趕四十多哩路,只為早點掛號;而來自菲律賓Camiguin離島的三十多位村民,更是儉省車資,搭船、換車花了四個鐘頭才抵達。

印尼日惹登霸區 (Tempak) 穆里歐亞村 (Candemulyo)的一位小學老師說:「我班上有位學生,五歲時得到耳疾,現在五年級了,還沒看過醫師。」住在深山的九十歲老爺爺開心地說:「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醫師!」有人則如做夢般:「不敢相信有這麼好的事!」

住在菲律賓中部班乃島 (Panay) 山區的大男孩,列隊等著醫師幫他們施行成年禮──割包皮……

對篤信天主的菲律賓、巴西和印尼人來說,義診彷彿成了他們的「福音」!

究竟是什麼力量,
讓醫師從被拜託來參與,
到將之視為不可推卸的責任呢?


看診需要醫師,舉辦義診更需要發心、愛心與耐心的醫護人員。
支援慈濟菲律賓義診的崇仁醫院副院長呂秀泉表示:「慈濟剛開始辦義診時,找醫師很困難,幾乎都是拜託人家;不過幾次下來,整體醫療的表現,卻吸引許多醫師主動參與,這也證明出慈濟義診隊的服務品質。」

從一九九六年三月起,未缺席過任何一次醫療服務機會的巴西義診隊隊長王台璋說:「我對於每月一次的義診,已成了一分不可推卸的責任!也許是這般堅定的使命感吧,幾年來也帶動一些醫護人員作為義診班底。」

有的醫護人員來自地方衛生局的召募、有的則是主動表示共襄盛舉的意願;更多的來源是,慈濟義診「為善競爭」所成就的循環。在越南首次義診中,戲稱自己為「雜牌軍」的義診隊,就是為著一個「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共通信念,而緊緊地凝聚在一起。

經常搭乘十幾個小時顛簸車程方能抵達義診會場的醫師們,並非穿上白袍、帶上聽診器就可以開始問診。受邀參與慈濟義診的越南胡志明市醫師,二話不說便挽起袖子協助志工打掃教室;將「開刀房搬到院外」的慈濟菲律賓分會醫療隊,更如同神奇的魔術師般,把學校會議室改成手術室、教室變為恢復室;下鄉義診的醫師們早已習慣需身兼數職的超人工作量。

究竟是什麼力量,讓醫師們願意參與較平時在醫院裏多上四倍工作量的義診?除了一分來自「付出無所求」的人生意義感外,「受到慈濟志工們愛心的鼓勵」,常是其中的一個答案。

義診前後的大大小小事項,
都有賴志工群的細心處理。


志工們當然也沒能閒著。
由於義診的地點都在窮鄉僻壤,除須先勘察評估、尋找適合的場地外,水電、交通、動線等問題也都得審慎安排,才能讓醫護人員無後顧之憂,全心診治病患。

在馬來西亞沙巴的首次義診,即經過兩次實地探勘、八次籌備會議,直到當地州政府了解並同意慈濟「直接、重點、尊重」的理念。

面對實施共產主義的越南,當地慈濟人進行義診尤其得謹慎戒懼地籌備一切事宜;而為了解決義診時大量人潮的如廁問題,越南莊明昭師兄更發心為出借場地的家合國小,加蓋九間現代化的抽水馬桶廁所。

在義診現場,掛號、填寫病歷、維持秩序、配藥、解說用藥、擦拭嘔吐穢物、關懷病人家屬、哄騙哭鬧的孩童、宣導牙齒保健及衛生教育、帶動候診病患做團康……大大小小事項,都有賴志工群的細心處理。每一次義診對大家來說,都是經驗的再累積。

另外,結合當地資源則讓義診的進行更加完善。像菲華商會不僅協助場地的尋覓,也透過廣播電台讓村民們得知這項訊息;出借場地的校方,則出動教職員及學生整理、布置會場;地方政府也提供車輛載送村民就診,並用石子填平崎嶇不平的泥路。

一年平均辦四、五次義診的盧尾丁醫師,在參與慈濟菲律賓義診後表示,「慈濟義診的規模大、醫師素質齊全、藥品多完整,又有志工群的大力配合,這些都是其他義診單位做不到的。」

「華人是好人!
我要到電台呼籲,
以後不要綁架華人了!」


事實上,義診服務不僅直接使貧病者受惠,也間接拉近華人與當地人民的友善關係。

像是在第十三次的義診後,菲國將軍市的菲華商會就決定,接續日後山區中亟待醫治的病患住院診療──全額醫療費由菲華商會支付。

華僑們在得知巴西義診隊進入聖保羅市南郊印第安保留區,為瓜拉尼族原住民診療的消息後,也緣於對象特殊,而捐贈大批醫療物資。

除了菲國有外科手術的進行外,事實上,各地的義診仍是以小病的診療為主;也就是說,當面對部分嚴重患者祈求療癒的眼神,慈濟人也只能透過當地台商或志工的協助,儘速將其送至設備完善的大醫院就診。

曾接受病患轉診的醫師,在得知慈濟的義行後,也有決定免收病患的醫藥費,以響應這一分大愛精神的醫療善舉。

許多醫護人員在活動中與慈濟人相處,不知不覺間受到慈濟精神文化的感染薰陶,不僅奉獻專業,也捐款成為慈濟的會員。一次醫療義診之旅,常常令許多醫護、志工人員,對慈濟的醫療理念與醫務工作,有全新的定義和體悟。巴西 Campo Limpo市教育局督察全程參與慈濟義診後,建議全市七十四所學校將慈濟的善行列入課程內容中,並期望該市醫學院學生加入義診活動,從中學習。

「感謝你們華人!我要到電台呼籲,以後不要綁架華人了,華人是好人!」菲律賓一位復明的老人,激動地抓住慈濟志工的手。



據了解,菲律賓和巴西的義診服務計畫,早已在各村落的殷切期盼下,安排到明年之後了;巴西慈濟人更是積極尋找適合地點成立義診中心。


而受政經風暴波及的印尼慈濟人,仍不畏艱阻,繼今年五月的日惹義診後,又於八月橫跨印度洋、關懷離島的漁家村民……

一個影響變成兩個;兩個接引成為四個──從懷疑、感動、肯定、支持、到全力配合,善的循環遂從一個小點逐步展開……


◎撰文/李委煌
資料來源:慈濟月刊384期
紀要:
照片


圖說
地點
時間:1998/11
攝影者:
編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