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地區:台灣東區
時間:03/08/2000
作者:葉文鶯
醫術、醫德各佔一百──張世忠談醫學教育
內容:「醫德」通常被用來指醫師對待病人的態度,然而
慈濟醫學院醫學系主任張世忠認為,「醫德」不只是醫師的內在涵養,
應當是「專業醫療技術」加上「視病猶親的態度」。
在為「醫德」提供更廣義解釋的同時,他強調:
「醫術、醫德加起來並不是一百分,而是要各佔一百分!」


談到醫德,我們直覺想到的是一位對待病人態度和藹的醫師。然而,慈濟醫學院醫學系主任張世忠,在為「醫德」下定義時,提出更廣義的見解,他表示,「醫德不光是指醫師的內在涵養,而是專業醫療技術加上視病猶親的態度」。

「醫術、醫德各佔百分」的觀念,正好也反映出慈濟醫學院主張科學與人文並重的教育方針。張世忠認為,除了專業知識的培養,更重要的是啟發學生的善念,「一個具有善心善念的人,日後不管擔任什麼職務,必然都能善盡責任。」具有善心且善盡職責的醫師,自然也是張世忠眼中具有「醫德」的良醫。

紮實專業基礎


醫師的養成首重醫學教育,自許為培育良醫搖籃的慈濟醫學院如何擬定造就良醫的教育方針呢?八十六學年度新生迎新宿營中,張世忠為初進醫學之門的學生解答了這方面的疑惑。

例如:慈濟醫學院設校在東部,師資來源是否因而受限?若師資來源有限,是否影響醫學專業技術的學習?

張世忠說,根據教育部規定,醫學系學生必須修滿二百五十二個學分才能畢業,慈濟醫學院訂的標準是二百八十二個學分,比其他醫學院超出許多,可見醫學專業的訓練相當紮實;至於師資方面,校方除了延聘國、內外優秀的教授講學,更亟力開發與西部、北部大學的遠距教學合作,豐富師資來源。

此外,教育部大力推廣通識教育,目的在增進學生人文素養,慈濟醫學院學生畢業前必須修滿三十五個通識課程學分,其中十三個核心課程包括:慈濟人文、理則與修辭、社會服務、電腦應用、環保倫理、英文作文、健康體適能與應用,含括哲學、美學、文學、體育、社會教育、宗教精神領域,主要就是在塑造慈濟醫學生的風格。

張世忠表示,國外許多名校都是宗教團體創辦,人文基礎深厚;而慈濟的人文特色,也希望藉由課程設計讓學生體會一二。不過,慈濟雖為佛教團體,但「慈濟醫學院對學生只講人文精神並不傳教,其宗教色彩只表現在社團活動中,例如慈濟大專青年聯誼會、佛學社團等。」。

涵養人文氣質


「一位醫師平常穿上白袍的時間是八小時,其他十六個小時則是一個『人』,因此他所學習的範圍不應該只有醫學,還包括其他生活知能、應對進退之道、音樂及藝術鑑賞力、運動等等,我很鼓勵學生多培養第二、第三專長,發展多樣化的興趣,讓生命更豐富。」

張世忠說,徒具醫術只能看病,兼具善心若無法藉由言語動作真正表達出對病人的關懷,讓病人獲致最佳療效,那麼專業與善心仍有不足之處。他認為醫學教育中的人文素養,便是要達到學生在知識、人格、身心、社會全面性發展的目的。

「醫師的養成在醫療技術方面往往到了某個階段,便達到一定的水平,這時候存在於同行之間的最大不同,便在於人文涵養。」張世忠相信日後慈濟醫學院畢業的學生也能在這個部分表現出慈濟醫學教育的特色,每位學生在平凡之中展現自己的不平凡,他們對於人的了解、社會脈動的體察等等,將會是學生時代所受人文教育薰陶的結果。

協助確立目標


回溯學醫、行醫的過程,張世忠表示,自其曾叔公行醫開始,家族始終未離醫藥界,到他本人已經是第四代醫師,可謂家學淵源;再者,張世忠自小耳濡目染祖父行醫風範,祖父親切對待病患、視救人為本分,無有貧富貴賤之分的影像,深深留在他的腦海,所以很早就有了「模範」。

相較之下,現代人「克紹箕裘」的觀念淡泊,學生往往是遵照家長期望,又或者成績優秀、考慮未來出路等因素而選擇就讀醫科。在此情況下,我們不得不問:缺乏意願的醫學生如何成為良醫?醫學生的模範在哪裡?

據張世忠了解,真正一開始便抱定志願就讀醫學系的學生約佔半數,餘則或考慮日後事業成就、或應父母期許,甚或受社會價值觀所影響;所以,教授若能與學生多接觸、多談,引導他們思索己長或不足,學生們才能儘早確立目標,在適當的領域裡做最好的發揮。

學生們固然不一定能像張世忠一樣在家族長輩中找到模範,但是向來強調「身教重於言教」的他認為,優良的教授群可作為醫學生的典範之一。

醫德之議


身為醫「生」,不可避免地常與病人共同處在性命交關時刻,病人將生命託付給醫師,期待必然得「生」免「死」;但是醫師不是全能的神,一旦病人病情不得好轉或甚至喪命,便有遭人怪罪不具「醫德」的情形發生。

對此,張世忠的看法是,存在於醫師與病家之間的醫療糾紛眾說紛云,即使是醫療設備完善、醫護人力充足的大醫院,仍不可避免。

一般來說,病情嚴重到一般開業診所無法處置的病例,通常病況危急,加上中途運送所造成的其他延誤,委實不能將結果單單歸咎一方,所以目前對於醫療糾紛的處理便由醫界、法界等人士所成立的「醫療糾紛仲裁委員會」提供裁量標準。

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就張世忠所知,在部分的醫療糾紛中,家屬對醫師的不滿,是發生在醫師進行緊急處置時,不經意在言語、態度上對心急如焚的家屬造成傷害,若再加上治療情況不盡理想,則容易遭人詬病,特別是急診室的醫護人員。而這也回應了他所強調的:良好的專業技術和善心之外,還必須具備對人的了解和對待能力。
良醫,是病人的貴人
有天,在慈濟醫院泌尿科門診室前與病人吳小姐聊起──她最近無故發燒,前後找不出病因,經人介紹特地來掛張世忠醫師的門診。非常注重保健養生、很少看病的她,對身體狀況向來敏感──感覺這次並非普通感冒而已。

之前看過的醫師已經為她做過抽血、驗尿、超音波掃瞄,但無任何發現,因此在向張世忠講述身體狀況與病情時,便格外仔細,她很感謝張世忠耐心地聽完她的話,並重行檢查,才發現一處膿瘍。

找到病灶,吳小姐安了心,接下來張世忠為她解說療程,「初期須連續服用六星期的藥物,若膿瘍不去再插管抽取。」醫師的說明,讓吳小姐不只是被動地配合服藥,且有參與療程的被尊重感,更加強與醫師合作的信心


「若醫師沒有再詳細檢查,仍是開感冒藥給我,我回去一定又是隨手一擺。」吳小姐說,她一位同事的先生幾年前未接受任何檢查,醫師便根據病人所說的症狀診斷開藥,病人服藥多年未見改善,某日倒地不起被送至大醫院,已是肺癌末期。

「遇到像張醫師這樣的醫師,你會感覺那就像是遇到你生命中的貴人!」兩相對照之下,吳小姐如釋重負地笑說。


◎撰文/葉文鶯
資料來源:
紀要:
照片


圖說
地點
時間:2000/03/08
攝影者:
編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