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地區:海外
時間:03/08/2000
作者:楊倩蓉
施醫經驗──訪美國慈濟義診中心醫師
內容:四年來,美國慈濟義診中心的醫師們除了固定值班門診外,
也利用週末假日

在加州及墨西哥等地為僧侶及不同族裔的貧民巡迴義診。
家醫科醫師許明彰、牙醫師林福田、中醫師王思宏在義診中心成立之初,即加入服務行列;

投入義診,對這群在當地開業已有數十年資歷的醫師來說,
無須考慮金錢與利益的衝突,而能善用自己的專業醫術去照護病人,
感覺是很不一樣的!


許明彰

選擇靠近


想起赴美前的一段實習經歷,許明彰至今猶難忘懷──

「那是個除夕夜,一對父母帶來發高燒的病危小孩,我用盡各種方法搶救,並請護士快求助主治醫師,卻沒人過來。我眼睜睜看著小孩去世,那一刻,正好是午夜十二點整,醫院外過年的鞭炮聲熱鬧地響了起來,每個人都高高興興的,病房內這對父母卻守著孩子的屍體在痛哭……我當時覺得在台灣當醫師沒意思,所以就來美國了。」

在美取得醫師執照、開業已十六年的許明彰,深深感覺到社會的進化、醫療科技的日新月異,也造成了醫師與病人的關係,愈來愈疏離。

曾有一個病人,因為腳疼掛骨科,骨科醫生用X光檢查不出病因;改掛神經科,儀器檢查也正常;又去血管科照血管攝影,花了美金五千元,腳還是疼。當這個病人踏入他的門診,他摸摸病人的小腿,診斷是小腿肌肉疼痛時,病人的女兒恍然大悟地表示,之前看了五、六個醫師,卻沒有一個醫師做觸診。

談起在美行醫的經驗,許明彰表示,由於教育水準普遍較高,民眾大多具有醫藥常識,甚至看病時還會去查醫師是否取得合法的資格;對於醫師的指示,病人也會詳細了解原因後,才配合著去做,不像台灣的病人,較少主動詢問。

美國民眾一旦信任一位醫師後,就很少會再換醫師,並持相當配合的態度,許明彰就有不少一家三代都是他的病人,有病人還曾問他:「我來看病已經十五、六年了,你怎麼都沒有變老?」

對於義診,許明彰認為在意義和感受上確實不同,畢竟義診沒有利益衝突,醫師都是義務的,而病人的感激和信賴也表現得很直接。切身的義診經驗,讓他覺得懷著愉快的心情,心裡只單純地想著病人的需要,做起來格外有意義。

看到許多窮困的人一輩子都沒有接受過醫療檢查,許明彰覺得世界上還有更多需要幫助的人,他打算退休後以服務貧病為職志。

林福田

每顆牙都是一個生命


「我把病患的每一顆牙都當作是一個寶貴的生命,不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拔牙。」牙醫林福田的看牙三部曲,一是說明給病人聽,二是示範給病人看,最後才是幫病人治療。

林福田認為溝通是最重要的,他從不將病人視作什麼都不懂,而不作任何說明;若遇有兩種以上不同的療法,他還會分別舉出優缺點,讓病人選擇,當病人無法選擇時,才幫他選擇並詳盡說明原因。

林福田一天大概看六到十位病人。有一次,他岳父從台灣去探訪,知道這樣的數字後,直呼怎麼可能?因為據他岳父所知,在台灣有些牙醫診所一天就要看四、五十位病人。

這個數字讓他很感慨,因為他覺得看病的同時,也是給病人健康再教育的機會,如果醫師忙著多看幾位病人、多賺些錢,錯失了教育病人的機會,可能就會造成有些病人一輩子都不知道正確的刷牙方式。

以補牙來說,有的醫師在為病人補牙前,就讓他跑了四、五次,第一次將牙齒磨好後塞上填充物,然後告訴病人要消毒幾次才能補,所收的費用當然也是累計的,「這是相當不負責任的做法!」林福田慨然表示,既然是補同一顆牙,不管事前做多少準備工作,應該還是要收取單一費用。

中國人常說:「久病成良醫。」其實,這只是一知半解的個人認知,依林福田的看牙經驗,一位患了牙周病的美國人,請他三個月後再回來洗牙,他一定會按時複診,如果換了中國人,通常是出了大狀況,才會再回來,結果反而是小病變大病。

因為把每顆牙齒都當做一個小生命來珍惜,即使是參與義診,林福田對於一些沒有必要拔掉的牙,即使暫時無法做牙套,他也寧願做根管治療,把牙齒保留下來。

而就像其他義診的醫師一般,林福田也是自掏腰包付機票、食宿等出診費用,把省下來的經費留做其他醫療規畫使用;但是,他還是很喜歡義診,「因為能夠看到許多人在歡喜的付出。」

王思宏

儲蓄愛的存款


有一次在義診中心看病,病人忽然哭了起來,王思宏問他是治療時感到痛苦嗎?病人告訴他:「我今天遇到活佛了,您的心充滿了愛。」以前不愉快的醫療經驗,讓這位病人對醫師產生畏懼心理,王思宏細心聆聽他的病情,加上和藹可親的態度,才讓他感動地哭。

「醫師與病人之間要有愛的存款。」病人來看診時,王思宏一定會先給病人一個親切的笑臉、溫暖的接觸,再安慰病人的心靈,然後做治療;這樣彼此都很歡喜,也互有感恩的心。

人在生病的時候,心靈不但脆弱,而且特別敏感,醫師的任何一個動作、手勢,病人都會感受特別深刻,所以一定要懷著誠懇的心來看病,有時候輕輕一句撫慰的話都能讓病人的病情減輕許多。

尤其是義診的病人,他會特別小心,格外親切,因為他們可能覺得自己是來接受救濟而感到自卑,所以更應避免持施捨的態度或優越感,以免對病人造成傷害。

對於醫療糾紛,王思宏認為不論誰對誰錯,預防最重要。醫師診療時的言談與態度,不要讓病人有錯覺或過分的期待,比方說還沒弄清病情就先打包票等不負責的承諾;遇到年輕女病人,最好一旁有醫護人員或病人家屬在場,一來避免誤會,二來家屬也可以關心病人的病情。

同時,醫師要有對病人解釋病情的習慣,並提醒其應注意事項;如病人發生危險是因醫師未善盡告知責任,在美國,病人有權利告醫師過失殺人。當然,如果醫師與病人之間能夠建立良好的溝通關係,很多不必要的誤會就不會產生了。

王思宏覺得當一名醫師比別人占了很多便宜,因為「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醫師只要把病人的病治好,就是功德一件了。不是嗎?」


◎撰文/楊倩蓉
資料來源:慈濟月刊375期
紀要:
照片


圖說
地點
時間:2000/03/08
攝影者:
編號: